阅文集团究竟是“天鹅肉”还是“大泡沫”?

来源:    发布时间:04-16 04:56

导语:想当初有一款腾讯的游戏被大家玩的不亦乐乎,它就是王者荣耀。想当初有一个“腾讯系”公司的股票被大家抢的不亦乐乎,它就是阅文集团。再看现在,王者荣耀被“吃鸡”抢了饭碗,而阅文也不再是那个仰望天空的走势了。

VISIONTMT

“网文之父”吴文辉未来恐离任,阅文集团究竟是“天鹅肉”还是“大泡沫”?

早在 7 月便有消息称,阅文集团在香港递交了 IPO 申请 ,而这家由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联合成立的公司11月8日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开盘价 90 港币,相比 55 港币的发行价上涨了 63.6%,上市不到一小时股价便已翻倍,盘中一度涨至110港元。

而在一个多月之后,阅文集团的股价大幅下挫了6.61%,截止到12月18日收盘股价达到了83.9港元/每股,市值761亿较上市当日的947亿蒸发了86个亿。

阅文集团究竟是“天鹅肉”还是“大泡沫”?

阅文集团是什么?

阅文集团成立于 2013 年,总部位于上海,前身是腾讯文学。腾讯在 2014 年以 50 亿将盛大文学并入后便成为如今的的阅文集团,旗下囊括QQ阅读、起点中文网等品牌。

负责统一管理和运营盛大文学和腾讯文学旗下的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小说阅读网、潇湘书院等网文品牌,输出了《步步惊心》《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择天记》等改编作品。

其实说白了,就是在线阅读的平台。

阅文集团究竟是“天鹅肉”还是“大泡沫”?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阅文平台上共有960万部作品,同时又640万名作家。庞大的作家群为阅文集团积累了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作品库。在渠道方面,依靠腾讯的巨大的用户基数,获得了更多的图书发行渠道。

但是,如此良好的发展态势,却依然掩盖不了亏损的境况。

内容成本和流量成本居高不下,公司业务只是“表面光鲜”?

从财务数据上看,公司离大规模盈利还比较遥远。在最近三年中,阅文集团收入增速明显,2015年的收入是2014年的三倍,2016年收入同比增速59.1%,达到26亿元人民币。但高昂的成本决定了公司快速增长的收入并不能转变为大量的利润。

据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5年到2016年期间,内容相关成本分别占到主营业务成本的78.8%、52.9%和64.4%(2015年主营业务成本的大幅增加与2014年末收购了Cloudary并在2015年整合成本有关)。

公司自己也承认:随着网络文学平台竞争日益激烈,为了留住作者,付出的内容成本会逐步增加。这点和影视公司很类似,明星成本越来越高,侵蚀了公司利润。

但这还不包括公司为推广内容所产生的广告费和渠道费用。公司在线阅读营收按来源分为三类:自有平台、腾讯产品渠道和第三方渠道。2017年上半年,自有平台收入占比53%,这部分是没有流量费用的。但腾讯的渠道和第三方渠道是需要支付渠道费的。

从2016年的数据来看,支付给腾讯的渠道费用于收入的比例稳定在23%;同时公司没有披露第三方的分账比例,但我们可以认为至少不会低于腾讯。

因此我们可以发现:在线阅读业务只是看上去光鲜。

2016年,在线阅读净收入为18.2亿,内容成本、版权摊销分别为8.39亿和1.28亿(合计9.67亿),占收入的53%。除此之外,还要要支出营销开支和行政费用。前者包括广告、付款手续费及薪酬福利,后者主要包括办公费用及薪酬。

2016年,广告支出、付款手续费分别为4.91亿和1.01亿,仅此两项合计就占到在线阅读净收入的32.5%。再加上还有4.21亿的一般行政开支和8300万薪酬。

所以当我们发现阅文集团在2016年也才勉强实现了盈利,交出了盈利约为3000万人民币,纯利率为1.2%这样一份答卷后也就不足为奇了。

版权运营想象空间巨大,但不确定性很高

公司另一块业务版权运营收入的不确定性非常大,目前来看,公司的成就在业内已经相当好,但业绩贡献仍然较为一般。

阅文实现盈利刚一年就上市?

从阅文公布的招股说明书看, 2015年和2014年公司都有不同程度的亏损,其中2015年更是巨亏3.54亿元,2014年则亏损2113万元。一直到2016年,终于扭亏为盈,实现利润3036万元。到了2017年,仅上半年公司就实现利润2.13亿元。

阅文集团究竟是“天鹅肉”还是“大泡沫”?

所以阅文的盈利是在2016年下半年和2017年上半年实现的。而阅文是今年7月3日向香港联交所提交的IPO申请资料,就是实现盈利刚满一年就正式启动了在港IPO工作。

阅文指出,公司实现盈利的能力受多重因素影响,其中很多因素并非公司所能控制。并举例称,公司无法保证网络付费阅读在中国将变得更广为接受或用户会增加在网络文学作品上的消费。内容相关成本过往一直占收入成本的大部分。由于流行文学作品竞争加剧,预期公司的内容成本绝对会增加 。

其实阅文艰难盈利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来自其他在线阅读的竞争以及整个网络文学的IP的进程。

根据招股说明书的信息,我们还可以看到,按照网络文学作品改编数量计算,阅文集团在2016年已经获得:票房收入最高的20部国产改编电影;收视率最高的20部国产改编电视剧;播放量最高的20部国产改编网络剧;累积下载量最高的20个国产改编网络游戏;百度搜索排名最前的20部国产改编动画作品等五项第一!

公司做到如此之好,但从版权运营的收入变化来看,也就是小几亿的增长,短期内的成长空间有限。

阅文PK掌阅

阅文的招股首日,认购金额就超161倍,多家券商也因市场需求过于火爆而不得不紧急申请新额度,更有散户为了能多中而发起全家总动员。这就是将于11月8日在香港上市的阅文集团首日认购情况。

本次招股入场费高达1.1万港元,被誉为腾讯“干儿子”的阅文集团也一跃成为今年香港最贵新股。

阅文集团究竟是“天鹅肉”还是“大泡沫”?

而在A股,一支头顶在线阅读龙头名号的股票同样风生水起,名字是掌阅科技。掌阅科技自今年9月21日挂牌上市以来,股价持续飙升,在经过23个一字板的带动下,已经累计上涨了15倍。成为仅次于寒锐钴业的连续一字板公司最多的新股。面对持续飙升的股价,公司在11月7日晚发布公告,称公司动态市盈率显著高于行业平均值,当前市值水平较高,敬请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如今,随着阅文的上市,人均年消费208元的阅文和拥有2429万付费用户的掌阅,谁能成为在线阅读行业的老大?到底谁才是网文市场No.1?

阅文集团招股书显示,按在线阅读收入计的五大网络文学公司为阅文集团、掌阅、中文在线、百度文学及阿里文学,市场份额分别为43.2%、14.9%、6.6%、1.8%及1.4%。也就是说,仅阅文集团和掌阅科技的市场份额就高达58.1%。

中国文学市场的规模在2013年为297亿元,2016年为40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0.7%。招股书指出,其中中国网络文学规模增长最快,年复合增长率达到44.9%,2016年市场规模为46亿元,占中国文学市场总规模的11%,未来四年的复合增速在30%以上,预计占比将持续扩大。

总体来看,网络文学的市场规模不是很大,但前景还是向好的。从阅文集团2016年的收入情况来看,他已经占据了整个中国网络文学超过一半的收入(2016年总体收入接近46亿元,阅文集团收入26亿元),阅文集团在网络文学里占据了半壁江山。

从营收和净利润方面看,2016年营收最高的是阅文集团和掌阅科技,净利润最高的却是掌阅科技。今年上半年,营收最好的还是阅文集团和掌阅科技,而净利润最高的变成阅文集团和掌阅科技。

阅文集团究竟是“天鹅肉”还是“大泡沫”?

从2013年到今年上半年,掌阅科技的营收一直处于高速增长状态,其最近三年的年均复合增速达68.9%。但是,掌阅科技的净利润却没有随着营收的增长出现同步增长,也一直在1亿元以下徘徊。换言之,掌阅科技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

阅文集团究竟是天鹅肉还是大泡沫”?

掌阅科技备受资本的追捧的原因,一方面是数字阅读的巨大市场容量,另一方面是版权运营的巨大商业价值。

然而,网络文学平台竞争日益激烈,为了留住作者,付出的内容成本会逐步增加。这点和影视公司很类似,明星成本越来越高,侵蚀了公司利润。同事公司版权运营收入的不确定性非常大,业绩贡献仍然较为一般。也就是说,内容成本和流量成本挤占了利润。

在线阅读业务成本有看涨是趋势,在流量成本居高不下的背景下,头部内容提供者的议价能力又很强,净利率也会相对较低。因此在线阅读业务将不是一门很赚钱的生意。

同时公司在影视剧方面的版权运营成就已经颇高,但体量较小,不确定性也非常大,短期内很难有较快的增长。

乐观估计公司2017年全年盈利5亿港元,对应目前市值的市盈率也接近150倍,目前的股价也存在高估的声音,除非有进一步的证据显示公司业绩持续翻倍增长。但是投资们也要关注阅文集团的IP版权运营,未来也巨大的商业价值。

根据接近阅文集团的相关人士表述,“网文之父”阅文集团CEO吴文辉未来可能会离开阅文,根据吴文辉的占股比例3.71%,目前他持有近28亿港元的股权,高管的离开等不确定性因素对公司而言也会带来不小的影响。

所以,投资者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要盲目追高,否则泡沫破灭之后,你就只有哭的份喽~

猜你想看:
  • 曝光:久怡康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十五层分销68倍回报被疑传销传销

  • 天津坤如玛丽医院骗子垃圾坑人医院害人不偿命

  • 武汉京军医院到处说自己不是骗子医院 谁信呢

  • 曝光江苏施尔美整形美容医院骗子太黑了,再也不去了

  • 揭露邯郸丛台中医院黑心骗子恐吓患者乱收费 希望大家千万别再上当受骗了

  • 天津市儿童医院诊断不清,全部仪器做完也没

  • 安徽华粹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涉水直销

  • 曝淮安博爱医院黑心骗子医院虚假宣传乱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