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梦(新传说)

来源:    发布时间:03-30 07:54

很多女人都有过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可到头来,往往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豪门梦(新传说)

陈铭

镇上包子铺的老刘最近遇到了一件头疼事。他的大女儿阿红长得很漂亮,而且在大城市工作,一直是他引以为傲的资本,不料这天突然打电话向他要钱,而且狮子大开口,一要就是五万。

老刘一听就不乐意了,说:“我把你培养出来容易吗?你二妹三弟要读书,家里要起楼,还指望你能帮一把呢,你倒好,反过来向我要钱。”

阿红说,其实她也不忍心向家里开口要钱,但现在她遇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错过了,就会终身遗憾。

老刘没好气地问:“到底是什么大事,要这么多钱?”

阿红低声说:“相亲……”

相亲?老刘愣了:“你一个大姑娘相亲还要钱?而且要五万?”

阿红说,现在有个富豪征婚的活动,那些人的身家都是上亿的。她已经报了名,为了增加成功的机率,需要对自己进行一番包装,但包装需要一笔资金,比如参加淑女培训班,半个月的课程,光学费就得三万。

老刘一听,哭笑不得,这叫什么事?谁不想找个有钱的老公,可没见过要这样花大钱的。

“爸,如果你来看看我住的地方,就知道我为什么要去征婚了。”阿红说着,忽然哽咽起来,“我是大学生又怎样?每天睡在地下室里,旁边就是厕所。我各方面的条件这么好,这是改变命运的最好机会,说什么我也要抓住!”

老刘愣愣地听着,就像听天书一般。阿红接着说,这也是改变全家命运的绝好机会,如果自己征婚成功,到时候二妹三弟的前程,起什么小洋楼,还不是小菜一碟!

女儿的一番话让老刘怦然心动,是呀,如果有个有钱的女婿,钱还是问题吗?老刘一咬牙,豁出去了,就当是赌一次吧!于是,他把辛辛苦苦攒下的五万块给阿红汇了过去。

从此,老刘整天牵挂着这件事,生怕自己的五万块打了水漂。他隔三岔五就打个电话问问情况。阿红每次都说很顺利,叫他放心。

果然,一个月后,阿红突然来电话报喜:“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顺利过关了。”

老刘激动得一哆嗦:“真的?太好了,那人怎么样?”

“什么呀?”阿红扑哧一笑,“离见人还早着呢!这是全国性的活动,我这次是过了海选,接着还得过复选,最后还得过决选,完了才有机会见面。”

老刘一听,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见个面都这么难呀!这有钱人征婚,简直比戏里面皇帝选妃子的要求还高!

不过钱已经投出去了,想后悔也来不及了,老刘只能希望女儿争气了。还好,阿红没有让他失望,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捷报频传,阿红一路过关斩将杀进了最后的决赛,争取到了一张宝贵的见面会入场券。

阿红在电话里兴奋地大声说:“爸,我快要成功了!过几天就可以去见面,但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入选。我想换个发型,再配一套名牌衣服和包包,需要两万左右,你看可以吗?”

老刘一怔,牙疼似的吸了口气。可事到如今,拼了老命也得上了。于是,他又倾其所有汇了两万块过去。

一个星期后,阿红来电话,没说话,先哭了一声。老刘吓了一大跳,问:“咋了?砸了?”

阿红这才带着哭声说,她是激动得哭了。她已经跟那群富豪见了面,有一位上市公司的老总对她的印象很好,已经初步确立了意向。

老刘听得心花怒放,可当听到女儿说他这个准女婿已经五十岁时,顿时咯噔一下:这年纪也太大了点吧?只比自己小三岁,恐怕以后会被人嘲笑。

“爸,这算什么呀!全场年纪最小的就是他,还有几个比爷爷还老哩!”阿红咯咯咯地笑着说,“笑疯笑傻笑穷酸,你见过笑有钱人的吗?”

老刘转念一想,也罢,古时候也都这样,有钱的财主老爷当爷爷了,还娶十四岁的小丫环呢。想开后,老刘整天心里美滋滋的,就等着女儿把宝贝女婿领回家。

这天下午,老刘正在忙,忽然走进来两个穿西装、戴领带的男人,一胖一瘦。这两人像查户口似的问了老刘的姓名,又问了女儿阿红的名字,核实无误后,啥也不说,开始四处打量起老刘的包子铺来。

老刘小心翼翼地问:“两位有什么事啊?”

胖子掏出一张名片,说:“是这样的,我们老总征婚,和你的女儿见过面了,比较满意,是意向人之一,我们是来调查一下女方的家庭情况的。”

老刘一下张大了嘴巴,这算什么事,女婿竟然要考察老丈人!老刘忙请那两人坐下,然后赶紧躲到一边报告女儿。阿红一听,顿时急了:“哎呀,我没想到,他们还要调查家庭情况。”

老刘问:“那现在怎么办?”阿红叮嘱道:“爸,这些人的报告对我很重要,因为入选的人不止我一个,你一定要好好招待他们。”

打完电话,老刘连忙请胖子和瘦子到镇上的野味餐馆,说吃了饭再作调查也不迟。

到了饭店,老刘点了满满一大桌的野味,两位调查员看了看,脸上立刻有了笑意。

胖子点点头,笑呵呵地说:“老叔,你太客气了,何必这么破费?说不准以后您就是我们老总的老丈人了,大家都是一家人嘛!”

老刘笑着连连点头:“还得请你们替我家阿红美言几句啊!”瘦子呵呵一笑:“好说,好说。”

吃饱喝足,瘦子拿出笔记本,问了老刘一些家庭问题。问完了,胖子边剔牙边说:“老叔啊,我不妨跟你透露个信息,老总相中的人不止你女儿一个,一共是五个,而你女儿的评分排在第二位。”

老刘一听,顿时紧张起来。胖子接着说,阿红的机会是非常大的,一切就看最后的家庭调查结果了。相比其他人选,阿红的劣势在于农村出身,父母都是农民,受教育程度不高。但阿红的母亲已经去世,这一点倒是比较有优势。还有,阿红的父亲忠厚老实,不像个贪心的人,这点也可以加分。

老刘听得忽喜忽忧,脸色随着胖子的话变来变去。

“但有一条。”胖子眉头一皱,变得严肃起来,“阿红小姐的资料显示,她的父亲是乡干部,母亲是小学教师,这明显与事实不符啊,有欺骗的性质,恐怕……”说着,连连摇头。

老刘愣了,这孩子怎么胡编乱造呢?他急忙躲到外面给阿红打电话,阿红一听,愣了愣,带着哭腔说:“我想提高一点出身,谁知道会查啊?”

老刘连连跺脚:“现在穿帮了,怎么办?”

阿红想了想,问:“爸,你现在还有钱吗?”

老刘紧张地问:“干什么?”

阿红说:“你给他们一人一个红包,堵一堵他们的嘴,是真是假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老刘哆嗦着问:“给多少?”

阿红一咬牙:“是死是活,就看这最后一关了,你给他们一人一万吧!”

老刘哪还有什么钱,他赶紧跑到街上,借遍了整条街,好不容易才凑了两万。回到饭店,他颤抖着掏出红包往胖子包里塞:“小意思,小意思……”

胖子假装挡了几次,没挡住,就由他放了进去。胖子拍着老刘的肩膀说:“你的意思我们明白,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影响不了大局,你就叫阿红小姐放心吧!”老刘感激不尽地把他们送走,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连未来女婿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自己倒先花了九万。

虽说又是请吃饭,又是送红包,但老刘还是忧心忡忡,苦盼着阿红传来好消息。哪知一连等了好几天,阿红都没有打电话回来,老刘隐隐感觉不妙,就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阿红一接电话,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爸,我对不起你,我失败了,我把我们家害了……”

老刘顿觉一阵天旋地转,差点跌倒在地。不过他还是挺了过来,痛心疾首地说:“是爸耽误了你呀,要是爸是个乡干部就好了。”

“不关你的事。”阿红哭着说,“他们还去我的大学调查,说我读大学时谈过男朋友,有过感情经历,就把我刷下来了。”

老刘愣了愣,听女儿哭得太伤心,长叹一口气说:“算了吧,阿红啊,你没有那个命!爸不怪你,爸也不稀罕做什么有钱人的老丈人,只希望你能找个对你好的人,踏踏实实过日子就行了。”

阿红哽咽着说:“爸,我听你的。”

几天后,阿红忽然回到了家里。吃饭时,她对老刘说想在老家找个对象。老刘高兴地说:“本就该这样嘛,嫁人要嫁本地郎。”

阿红说:“我有个高中同学叫小天,他很喜欢我,但我一直不理他,听说他到现在都没有成家。”

老刘一拍大腿:“行行行,只要你喜欢就好!”

很快,阿红就带着男朋友小天来拜见老丈人。老刘一看小伙子长得又高又帅,还很有礼貌,立刻就喜欢上了。后来一聊,这准女婿还不简单,高中毕业后就开始在家乡搞事业了,如今有个大型养猪场,办得红火着呢。老刘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过了几天,阿红回到大城市去了。一晃过了三个月,老刘见阿红还没有提起办婚事,有点急了,正要催她,忽然他的准女婿小天来了。

小天一副为难的样子,吞吞吐吐地问老刘:“伯父,阿红的电话还打得通吗?”

老刘想了想,说:“上个星期我还和她通过话呢,怎么啦?”

小天犹豫着说:“阿红向我借了十万块,说是要去参加征婚,如果成了,她就还我二十万;不成,她就回来跟我结婚。”说着,他掏出一张纸递给老刘,“我们还签了协议,可如今时间到了,也不知她有没有成功,打她电话却关机了……”

老刘怔怔地看了看协议,一口气接不上来,咕咚倒在地上。

猜你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