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背后的男人,我们在小县城里找到了互联网的母体

来源:    发布时间:03-29 08:23

风口背后的男人,我们在小县城里找到了互联网的母体

浙江,嘉兴,桐乡,一个高速边的工业园区里,我们找到了快诺优。

作为锌财经寻找互联网母体的第一站,这个遍布传统机床的工业园区让我们忍不住怀疑:可能是来错地方了,这里好像不是很互联网。

风口背后的男人,我们在小县城里找到了互联网的母体

然而,在1300平米的组装车间里,我们见到了智能快递柜、书包柜、洗衣柜、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等多种风口上的智能终端产品,有小记者感慨:中国互联网的风口一半都在这里了。

这个车间就像一个巨大的子宫,你看到过的,没想到过的智能终端,在这里都能找到雏形。不少产品还在等待改装,期待着换下某个中间控制板,摇身一变,再次成为市场里的新宠。

风口背后的男人,我们在小县城里找到了互联网的母体

充电换电一体柜变身前后

当这些在商业计划书里要改变世界的产品,以一种赤身裸体的方式呈现在你面前,难免让人觉得荒谬。过去几年被资本追逐的热点,如果把视野放宽,放到人类历史的高度。

也许不过是沧海一粟。

快诺优的创始人汪坚这几年见到了太多创业者,他们带着各种奇奇怪怪的创意找到他,希望能通过他整合制造业资源,把自己的创意变成现实。

他们中的一些人拿到了投资,也发了大财,但也有人等不到产品落地就匆匆离场,这个决心深耕制造业的年轻人,稀里糊涂就成了“风口背后的男人”。

看了太多天马行空,他说自己现在对智能终端项目的判断,可能比投资人还要精准。

01

智能终端玩起来似乎酷炫,坑却不少

汪坚说,在他看来创业者也分为两种,一种是靠谱的,还有一种叫做“吹的太厉害”,把自己的未来描绘的特别特别庞大,背景无比深厚,后来才发现什么都没有。

他不是没有吃过亏。

2016年,一个客户向汪坚描述了新项目的大好前景,说得天花乱坠,要带着汪坚一起改变世界,当时刚刚转型做智能终端的汪坚直接就被忽悠瘸了,决心大力支持他的项目。

在只收了5%的预付款、未收任何开发费的情况下,汪坚带着团队设计研发,最后把货发给对方,钱却收不回来了。 “这个客户其实本来是想拿着我们的产品去融资的,结果没融到钱,但他用项目绑架了我们,把我们给拖死了。那一次是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150万,没了,后来对方叫我们去把柜子拉回来,简直是耍流氓。”

交了这笔学费,汪坚开始对创业者的宏伟愿景产生了免疫,学会了控制风险,就算利润低点,也不会再去垫资。在万众创业的背景下,拉皮条话术里的梦想,太廉价了。

这两年汪坚接到了太多创业者的电话,他们总能想到各种奇怪的点子,希望快诺优免费去帮他们开发,然后拿着开发的东西去融资。

其中甚至还有大学没毕业的,说他这个想法就很牛逼,问汪坚这个东西你愿不愿意投,如果开发出来的话,有一个什么什么样的好的场景。汪坚把他教育了一遍,告诉他这个想法其实一两年前就有人想过了,也有人试过了,结果还失败了。后来这个大学生就跑回学校去上课了。

汪坚能得到这么多创业者的宠幸,离不开智能终端的勃发。

2016年智能快递柜的裂变反应,是智能终端产品发展的一个转折点。快递柜的“热”培养了用户与储藏物品东西的一种交互习惯——通过一扇门,只需一个指令,门弹开,取走物品,这个习惯已经被大众完全认可。

基于这样的一种用户体验,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柜子还可以这样操作。汪坚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不可否认,智能快递柜是功不可没的,从这之后各式各样的柜子都出现了。”

风口背后的男人,我们在小县城里找到了互联网的母体

检察院智能物证柜

曾有一个客户找到汪坚,想开发出像面包机这样的智能产品,并能附带微波加热的功能,计划着这个产品做出来后投放在学校,以学生为主要目标群体。

这个看起来很酷炫的项目,到了汪坚这里就被抹杀掉了。

“花几万块钱设计研发出来的智能自动设备,做出来的食物口感最终还敌不过现做出来的,那别人为什么要选你这个?还不如在美团或者饿了么叫点儿外卖算了。食物本身最重要的就是口感,口味才是它的核心竞争力。”汪坚双手一摊。

快递柜之后,五花八门的柜子却再也达不到像智能快递柜这样的量级,并不是快递柜后无产品可做,而是快递柜培养了用户习惯后,智能终端这个市场已经开始细分。

毕竟,柜子只是一个柜子,用户不会仅仅因为某件东西是通过柜子去取这个形式,而产生购买行为。

智能终端不是因为设备吸引用户,最关键的是要满足用户的核心需求,这才是服务本质。

02

小众场景,是智能终端的落地方向

曾经有个想做共享充电宝的人找过他,当时的想法很清晰:现在租借的充电宝使用率并不高,他希望汪坚做一个类似插座,像八六盒子一样的产品,可以直接装到墙里面,或者反装到桌子下面。

在吃饭等人的时候下面就有根线,拉出来就能插上充,他认为这个充电的场景可能使用率会更高。但是因为没有融到钱,做了一半就死了。

共享洗衣的项目也碰到过。去年某个客户投了一个七星洗护,大概花了两千多万,造了亚洲最大的一个洗衣工厂。当时想的就是说把它进行分类洗衣,后来项目发展得也没想象中的好。

风口背后的男人,我们在小县城里找到了互联网的母体

智能收衣柜

还有生鲜柜,当时觉得特别靠谱的项目,实际运营下来,其实成功率也不高。

为什么?因为人们不会因为你这个东西是通过柜子去取这个动作,而觉得这个柜子很有优势,本质还是你这个东西好不好。如果你这个东西是好的,我自然就会买,而不是因为你这个东西可以通过柜子买,我才会去买。

所以汪坚现在对项目有个基本判断的标准:如果说你的诉求是想把这个东西做的很炫,然后以这个设备去吸引别人的时候,往往不太容易成功。哪怕一开始让人觉得这个东西很新奇,稍微火一下,马上就会冷静下来,因为你满足不了人家真正的核心需求。

如果本质上你这个东西是不行的,那就是不行的。

这时候,汪坚忍不住岔开话题谈到了无人货架,他认为无人货架的发展趋势可以代表智能终端的发展方向。

风口背后的男人,我们在小县城里找到了互联网的母体

新一代自动售货机

无人货架一时间布满了各栋写字楼与办公室,最传统的无人货架只是靠一个货架和一个二维码经营着,说到底是凭着信誉占领市场;无人货架进一步的发展,会借着新零售的平台落地,采用的将是无感支付技术。

想象一下:在将来无人货柜的时代,肯定有人会很疑惑为什么货柜里还装摄像头?这就涉及到人工智能的一种应用,用户刷脸开门,取货,人脸与支付宝绑定即可完成移动支付。一个小小的摄像头,让用户在外就能得到到像在家从冰箱里拿东西的自然体验。

市场前景是有,但撬动这样这样的大众智能市场更需要强大的资本。

完成从配件的供货商到整机生产输出解决方案的角色变化,汪坚和他的团队虽然没有雄厚的资本生产大众化智能产品,但他们更多的是看到了隐藏在智能终端背后的精分小众市场。

在共享单车、共享雨伞方案被人PO烂了后,仍有不少创业者还想在共享物品上做文章。

共享花卉愿意了解一下么?汪坚第一次听到这个创意时自己都诧异:花卉怎么共享来赚钱?

风口背后的男人,我们在小县城里找到了互联网的母体

智能花卉柜

其实,道理和共享单车一样简单,用户只要扫描智能花卉柜上的二维码提交99元的押金,便可随便更换花卉。共享花卉目标用户是出入写字楼的都市白领,能赚钱的就是在她们办公桌上躺着的那盆花。

花盆是赞助商赞助的,可以用来作为分发广告的载体,扫描花盆上的二维码后会随机出现很多小游戏或者小红包。可以说,共享花卉用智能柜占据了广告点位,还赚了分众传媒的钱。

杭州滨江,王道花园,用户凭着一根手指自由出入健身房,一站式Pass了健身房发卡、拿卡、丢卡、换卡、借卡等繁琐环节。

出入口闸机上,一根手指,轻轻一放,不到一秒,验证通过;更衣室存取柜的设计上,同样是一根手指实现了一键存放和提取。

这是指静脉技术给智慧健身带来的又一次更迭,对比健身智能手环,指静脉带来的是升级版本的用户体验。

指静脉是活体生物识别技术的一种,用户只需录入一根手指,便能利用手指里毛细血管的流动实现信息交互。

汪坚认为这种技术运用在健身房智能管理中虽然提高了一些成本,但极大程度上减少了健身房的人力成本。

在现场,让锌财经记者感到吃惊的是:如果用户只存物品而未取物品,在通过闸机离开健身房时,系统不会打开闸门让用户离开,还自动提示用户所存物品未提取,这一波设计避免了以往健身用户丢失物品找前台登记等繁琐流程,提升了更加人性化的用户体验。

汪坚告诉锌财经记者:“健身房也是我们今年关注的一个小众情景,接下来还会利用指静脉及其他生物识别技术参与到健身房智慧管理系统,实现在健身房里无卡消费和无卡支付。”

03

在智能终端产品的共性里,寻找灵活性

智能终端回归到本质还是一门制造业,汪坚发现,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踏踏实实想把制造业做好的人似乎越来越少了,现在更多的是,不做好产品但一心只想去融资的人。

谁都想赚快钱,但空手套白狼肯定不行。

在门外汉眼里,制造业行业的门槛好像都很高,但在同行眼里,除了核心技术是难点,其他的只要不缺钱,都没有门槛。

智能终端这个行业,真正从研发到生产都参与的企业并不多。“如果有1000个工厂在做这个设备,那么可能其中有100个,或者50到100个公司是在做控制系统,可能又只有其中一小部分在做软件,那往往一个设备成品最终是由三个公司来完成的。”汪坚和锌财经记者道出了这个行业的现状。

比不过那些拥有着深厚制造能力的大工厂,小企业自然也有小企业的生存之道。大鳄们看不上的产品,小工厂们做不了的产品,就是这类小企业最想要的——中间市场。

风口背后的男人,我们在小县城里找到了互联网的母体

共享伞架

智能终端中间市场生存的优势——产品共性里寻找灵活性。

生产一个智能柜的一体机,并不简单地只是开发设计一个一体机,要把这个当做不同的产品,再联系以往所做的产品,寻找它们的共同点,再去整合。

汪坚兴奋地给锌财经记者举了个例子:“如果有客户觉得某个一体机采用二维码不好用,想换成指静脉技术,那我们只要帮助他把一体机中间某个控制板换掉就可以了,根本不用浪费更高的成本去重新再定制一个整机。”

灵活性就是要有创新能力,有意思的事情有兴趣就去做,也许这两年没市场,过两年就说不定。尝试去做的过程中积攒下来的技术,日后总会以另外一种方式帮助自己实现技术的创新。

创业的人,无非都想利用创新抢占市场。在争夺市场的情境下,生产商在整机制造过程运用到的配件很多,配件的好坏不一也就导致了智能终端产品质量参差不齐。

智能终端的发展需要一个落地的行业标准,让企业的产品意识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风口背后的男人,我们在小县城里找到了互联网的母体

杭州学军中学智能书包柜

其实,智能终端产品更多的是扮演储物载体这样一个角色。人脸识别技术、生物活体技术、指纹技术等科技手段运用到智能终端里,都是为了解决用户身份认证、物品拿取的问题,同时保留用户数据。

存放和拿取这个过程产生系统化的记录,当这个系统再多方扩张时,智能终端的市场也就来了。因为只有服务的载体不消失,智能终端落地发展才会越来越稳。

QA

风口背后的男人,我们在小县城里找到了互联网的母体

Q:无人售货机的出现可以说掀起了一股无人小浪潮,现在大家都说用物联网技术发展制造业,您对这有什么看法?

A:物联网在制造业的应用,很流行的就是机器带人,但凡是某一个工艺环节,如果都是很固定又很重复的,最终一定都会被机器人所替代掉,因为现在人工的成本越来越高。无人售货的流行也不是偶然,传统上的售货员是给物再收钱,没有很大意义,而聘用一个售货员就意味着成本的不断增加。那大家为何不用无人售货机代替呢?这是大大解放了人力还降低了成本的好事情啊,所以我认为物联网技术当然是可以大力发展制造业的。

Q:您认为智能终端未来发展前景和发展的落地方向会是什么样子?

A:我认为发展前景肯定是可以的。我们不要把它只局限成柜子,就把它当作一个储物的载体。有的载体也不一定是纯粹用在铁柜子上的,还会有木头的,塑料的,ABS的等其他形式的都有。任何东西都需要存放,那就需要一个储物的空间,只是现在取决于存放的载体是不是需要智能化。服务的载体永远不会消失,智能化就会越做越深入,所以我认为这个市场肯定是会有的,也永远不会消失,除非有一天大家都不需要存放物品了。

风口背后的男人,我们在小县城里找到了互联网的母体

1、制造业有专属自己的产业规律。要追上互联网速度,必须压周期、调品控、改研发,在这样的过程中该坚持什么原则,值得从业者深思。

2、风口一定要追,但是追之前,总结一些成功失败的共性,能避免走一些弯路,而这样的共性,不妨可以去跳出创投圈,产业链的上游找一找

猜你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