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明星八卦

工人讨薪、官司缠身 太阳雨集团经营模式或存重大问题

来源:    发布时间:04-01 09:10

曾几何时,太阳能热水器还是炙手可热的家装必备品,在三四线城市屋顶随处可见。“太阳雨”借着这场东风不断壮大,成为家喻户晓的太阳能热水器品牌。但近日中国资本观察记者接到投诉称,太阳雨集团拖欠基层安装工人40多万劳务费,几年追索依然无结果。

近年来太阳能热水器市场有所萎缩,为了扶持各地经销商,太阳雨集团与地产方合作安装太阳雨产品,由公司提供主机,经销商负责产品的落地安装售后。

这一模式下,经销商需要以公司名义与客户沟通,却因各方角色互换以及彼此间的账目往来混乱等问题,导致太阳雨集团在项目分包上的官司层出不穷。

在经销商刻意或因其他问题失联后,为太阳雨产品进行安装的工人讨薪无门,从而对社会稳定造成一定的影响。

安装团队讨薪多年收获寥寥

太阳雨集团现为日出东方(603366.SH)的全资子公司,日出东方依靠太阳雨太阳能起家,现拥有“太阳雨”“四季沐歌”两个热水器品牌及厨电品牌“帅康”。在太阳能热水器领域内,太阳雨无论是发展历史与行业地位都名列前茅。根据工信部发布的《2009年至2020年中国太阳能热水器市场发展趋势与行业竞争态势分析报告》披露,2009年至2013年第一季度,太阳雨品牌太阳能热水器及热水系统市场占有率、销量、销售额均位居行业第一。

然而在投诉人王成(化名)看来,太阳雨集团这样一家大公司却“言而无信”地拖欠了他们46.3万元劳务费2年之久。在这两年时间里,王成多次奔走讨薪,但也只收回4万元不到。面对手底下未结到工钱的工人们,王成焦头烂额。

作为上市公司的子公司,又是在日出东方董事长徐新建的管理下,太阳雨集团深谙拖欠民工薪资的丑闻会给公司带来怎样的损失。既然如此,太阳雨集团怎么会计较这区区40多万呢?

据王成描述,他是一直负责太阳雨集团在新城地产项目上的太阳能安装和售后服务工作的。自2009年起,周东晓作为太阳雨集团的委托代理人和责任联系人,给新城地产提供的太阳能安装。在王成提供的新城地产与太阳雨集团的合作协议中,周东晓确实为乙方太阳雨集团的责任联系yinxiaoshuo.com人。在给新城地产提供安装的工作,王成共参与20多个项目。

王成和安装工人的劳务费一直以来都由周东晓结算,在2015年之前一直相安无事。但2015年底王成准备找周东晓结算劳务费时,却被告知周东晓与太阳雨集团发生经济纠纷已被刑拘。

工人讨薪、官司缠身

图为王成参与项目费用汇总表

工人讨薪、官司缠身

图为新城地产与太阳雨集团采购协议

这时,周东晓和王成之间仍有10个项目共计46.3万元并未结算。周东晓被刑拘无法联系,王成只好找到了太阳雨集团讨薪。

根据王成所述,太阳雨集团答应同他结算这笔劳务费,但是需要他配合出席法院开庭与新城地产的项目质保金结算。质保金共60万左右,足以填补未结劳务费的缺口,王成答应了。

但质保金结算过程并不容易,太阳能产品有三年质保期,期满才能拿到质保金。太阳雨集团与新城地产合作的项目开工时间不一,所以质保金结算需要一个项目一个项目进行。项目所在地不同,手续也繁琐,直至2017年9月,王成仅结算到8万多元,而他从太阳雨集团手中收回3.9万元。

这无疑是杯水车薪。安装团队的工人频频找王成讨薪,而王成收回的3.9万除去结算过程中消耗外所剩无几,需要配合太阳雨集团的官司两三年也没有结果。王成也曾尝试向项目所在地政府信箱反映,但都没有回应。

自己和众工友的血汗钱拿不回来,王成曾想着去太阳雨集团门口拉横幅抗议:“我只想要回属于我们工人的钱”。

还有,王成的结算上级——周东晓,他和太阳雨集团之间又发生了什么样的经济纠纷才会被刑拘呢?

太阳雨集团回应:经销商骗走了钱

针对王成的诉求,记者分别联系了太阳雨集团与日出东方。太阳雨集团品牌管理中心总监冯光磊向记者讲述了与王成不大相同的版本。

冯光磊称,近年来太阳能热水器市场有所萎缩,为了扶持各地经销商,太阳雨集团与地产方合作安装太阳雨产品,由公司提供主机,经销商负责产品的落地安装售后。

周东晓就是这样一名太阳雨集团的经销商。他自2008年起就与新城地产有合作联系,在2012年时在太阳雨集团和新城地产之间 “搭桥”促成了合作。这次合作共10个地产项目,货款共计300万元,服务费包括运输、安装售后共计200万元。

根据先前王成的说法,在太阳雨集团与安装团队之间仅仅只有周东晓在结算。但根据记者查阅太阳雨集团的诉讼案件文书时发现,涉及新城地产多个项目中,还出现了另外两家公司:江苏美孚太阳能有限公司(简称“美孚公司”)、常州市东享太阳能设备有限公司(简称“东享公司”)。

在多处民事裁定书里描述,太阳雨集团与新城地产的合作中,将工程外包给了美孚公司,而美孚公司又将其转包给了东享公司。而东享公司之前的股东,就是周东晓与其妻子。

这层层外包转包将这些项目关系变得复杂起来。按照王成所述,周东晓负责了这其中的产品落地工作,但美孚公司在这些项目中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如果美孚公司属于一级承包方,周东晓为二级承包方,那王成可以在周东晓被刑拘后找美孚公司问清情况。但事实是,王成在开始描述事件过程中并没有提到美孚公司。

冯光磊称,在与新城地产的合作中,周东晓将美孚公司拉进了这场交易,由美孚公司垫资前期投入。因此,美孚公司与太阳雨集团签订了一系列工程转包协议。

据冯光磊称,身为太阳雨集团经销商与责任联系人的周东晓,私自伪造了太阳雨集团的公章,从新城地产处“骗走”了近500万元货款与服务费。此事发生后,太阳雨集团以“伪造金融票据罪”起诉周东晓,但周东晓“骗走”的钱款却不知去向。

记者追问,如果周东晓拿走了这些钱款,那太阳雨集团与美孚公司岂不是都遭受了损失,对于最关心的钱款去向没有查明吗?

冯光磊称对于钱款真实去向并不知情,而美孚公司也确实因此起诉了太阳雨集团与新城地产。但公司为了维护与新城地产的合作关系,不能让美孚公司的不满牵连合作,所以只好由公司出钱再次支付给了美孚公司。

之前,太阳雨集团与美孚公司发生多起民事裁决,但之后达成和解美孚撤诉。到目前为止,太阳雨集团已经支付给美孚公司7个项目100多万元安装调试费用,还剩3个项目正在解决。

周东晓是否该为工人劳务费负责?

依照太阳雨集团冯光磊的说法看来,最该为王成的劳务费负责的,应该是周东晓或是得到服务费赔偿的美孚公司。但是,王成没有直接起诉这两方,反而找到太阳雨集团并要回了一小部分钱款又是为何?

冯光磊称,美孚公司也已经破产了,其之前的公司人员全都离职,现在公司的人员是重新接手的,目前只剩委托结算团队还在和太阳雨集团之间进行未完成的工作。王成等工人的情况他也听说过,之前也确实找过公司董事长徐新建。

因为工人没拿到劳务费,而且家庭情况都比较困难,所以董事长决定从质保金里拿出7万元进行人道主义补偿。

这和王成的说法明显不一致,王成称劳务费总额46万元都会从质保金出,但冯光磊却说只有7万元左右的补偿,还只是出于援助而并非结算。到底谁的说法才是真的?

对于王成等人讨薪的行为,冯光磊称,王成和太阳雨集团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劳务合同关系,周东晓才是给王成结算的协议关系方,太阳雨集团就算是想将钱款直接支付给安装工人,法院也不会支持这么做。

他还称,相比于直接上门讨薪,我们更希望王成可以直接向法院起诉太阳雨集团,这样的话才能找出真正的责任方。

以现有掌握的情况来看,周东晓的确该支付给王成劳务费,记者也将此情况转告给了王成。但是王成称,周东晓现在属于取保候审阶段,找不到人,电话也打不通,自己多次带人去他妻子现租住的房子,也没有等到周东晓出现。

如果周东晓真的“骗走”了几百万的项目款,王成亦可以通过起诉周东晓让法院对其强制执行。但王成感到最为无奈的是,周东晓现在身无分文,他的房产、车已经全部卖掉,已经处于破产状态。也就是说,周东晓“骗走”的几百万根本不在他自己身上。

转包公司破产消失,巨额货款不翼而飞,安装工人薪酬无望,这一切的关键点,仿佛都集中到了周东晓身上。

但是,王成也说过,周东晓其人,根本联系不到。就连他之前拥有的东享公司,也只是一座空壳,什么都没有。

经销商:和太阳雨账目已平并未造假骗钱

为了了解周东晓在这场事件中的实情,记者辗转联系上了周东晓的妻子张兰(化名)。

一开始,张兰并不愿提起太阳雨集团对周东晓仿造公章骗走项目款的事,只是解释夫妻二人与太阳雨集团“账已经平了”,但并没有详细解释什么账目。

对于周东晓的角色,张兰称其2004年以来一直是太阳雨太阳能常州和溧阳的经销商,2008年以后成为新城地产的战略合作商,因为周东晓资质不够(当时要求注册资金达到5000万),就挂靠太阳雨公司的名义签合同,就是通常说的工程挂靠关系。

因太阳雨集团也支持周东晓和新城地产的合作,所以周东晓也就大胆的在项目上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钱力,合作进行得也比较顺利。按规定,周东晓要打款到公司订货,公司也不欠货。但在新城的项目上,公司针对部分项目就施行的欠款发货,按超过时间付银行贷款利息,周东晓打欠条到公司。

而矛盾也是在这种模式下产生了。据张兰称, 2015年8月,太阳雨集团在未通知周东晓的情况下将产品价格下调,甚至低于成本价,导致项目中的人工费、辅材费都无法填补。因此,周东晓找到太阳雨集团要求把工程转回给公司,并向公司申请补贴400万元。

按照张兰的说法,太阳雨集团并未同意这项补贴,并让周东晓继续该项目。此后周东晓结算了新城地产中四个项目的货款,但没有及时将欠公司的钱补齐,因此太阳雨集团以周东晓诈骗报案。但诈骗罪名没有成立,太阳雨集团又称其造金融票据,后被拘捕。

至于周东晓是否伪造了公章,张兰称这个说法并不准确——周东晓私刻公章是太阳雨集团默认的行为。同时她还补充说太阳雨集团曾向周东晓出示一份文件,允许刻章用于新城地产项目的结算。

在王成发给记者的资料当中,确实有一份授权委托书,作为太阳雨集团与新城地产合作协议的附件。该委托书系太阳雨集团董事长徐新建委托周东晓,其签署的所有文件太阳雨集团都予以承认。

不过,太阳雨集团的冯光磊却称,公司法务说徐新建并没有给周东晓授权过。在之前记者采访冯光磊时,他表示可以将起诉周东晓“伪造金融票据”的相关文件资料发给记者,但事后并未发来。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也没有找到太阳雨集团与周东晓之间的诉讼文书,但据多方了解,周东晓目前的确是处于取保候审状态。截至记者发稿,仍未收到太阳雨集团发来的任何关于周东晓相关情况的文件。

但张兰所称的账目已平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兰称,虽太阳雨集团没有同意400万的补贴,但却坚持项目继续,之前的订货款,周东晓只需要负担70%左右,相当于补贴30%,直到追到400万账目平。截至17年底,周东晓和太阳雨集团之间的账目已平,如果说欠钱,也只是欠了董事长徐新建的钱:欠条打给徐新建个人,由徐新建往公司账户里补款。另外,张兰还称,太阳雨集团已经对周东晓做出谅解书建议撤案。

各方推诿,究竟该找哪方讨薪?

此外,对于劳务费的责任方,张兰和王成的说法基本无二致,都主张太阳雨集团支付,因太阳雨集团曾作出承诺用质保金全额付清46万元的劳务费。不过,王成现已无法提供该承诺的相关文件。

关于分包方美孚公司,张兰称王成并不参与美孚与太阳雨集团之间的合同,他只知道是在为太阳雨集团做售后工作。张兰透露,分包方不止美孚公司一家,还有镇江星亚和东享公司,他们之间已经因项目打了2年官司,今年是第3年,至今都还没结束。所以这几方之间的合同关系、账款都十分复杂,连法院都还没理清,王成就更难理清了。同时,在太阳雨集团与新城地产合作的项目中,一系列诉讼都将王成及工人的劳务费作为证据递交到法院了,各方都清楚有这笔欠薪存在,但也未完全厘清过。

针对王成该向哪方讨薪的问题,记者咨询了江苏舜点律师事务所的朱律师,他表示,如果经销商与太阳雨集团之间有承揽合同,据合同的相对性,劳务费应由经销商承担。通常,企业分包给经销商的合同有效,则企业无连带责任;如企业与经销商之间、经销商与工人之间均无合同,可考虑委托代理中的法律关系,即受托人的行为后果由委托人承担。

也就是说,如果太阳雨集团委托周东晓代表公司,那周东晓雇用工人的劳务费也应该由委托方也就是太阳雨公司承担。另一位姚律师也表示,工人的劳务费可向经销商追讨,而经销商也可以此向太阳雨集团索要劳务费支出。

根据各方表述来看,大家都是受害者——太阳雨集团多赔付一次美孚公司账款,美孚公司投资也未完全收回如今也倒闭,经销商赔了钱已经破产,工人劳务费没着落,那么究竟谁才是受益方?

这场合同关系的复杂性,不仅让安装工人付出的劳动没有得到相应回报,也使得太阳雨集团牵扯上一众官司。这是否从侧面反映出,太阳雨集团在销售模式上存在问题?

记者就此问及太阳雨集团品牌总监冯光磊时,他表示公司以后还会继续坚持该模式,并不会“因噎废食”。

王成的漫漫讨薪路途还在继续,他也曾想过走法律途径解决。像王成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但对结果的不确定与高额的诉讼费令他们退缩,而谁又能帮助他们呢?

猜你想看:
  • 江苏鼋头渚樱花盛开,中国第一赏樱胜地美如仙境

  • 窦靖童:染发、纹身、退学就是坏了吗

  •  濮阳东方医院黑心手术台上遭临时加费1000飙到5000

  • 慈溪最黑的医院,慈溪圣爱医院黑心医院披着羊皮的狼!坑人骗钱!

  • 男人哪些行为让女人防不胜防?

  • 街拍:热裤美女,热爆眼球的是美腿修长

  • 日本老人偷一罐可乐被判3年是可怜还是可恨?

  • 成都军大医院黑心骗子医院 骗光我所有积蓄!